初时医心史文进:兵团学霸弃清华学医 30年磨就口腔颌面外科“大医生”

2019-04-22

很多人都会问我什么是口腔颌面外科,包括一些医生都会这样问,在很多人的理解中,有的把口腔颌面外科跟口腔科划等号,有的把颌面外科跟面部整形划等号。 作为救活过半截脸修复过半截嘴唇的外科高手,史文进在人脸上画了一个地图来解释:上到发际,下到下巴,除开五官跟咽喉部,人脸其他部位的外科治疗都归口腔颌面外科医生管。

这当中有我们知道的唇腭裂矫正、面部整形修复,还有我们不知道的高难度的口腔癌、舌癌手术;以及超高难度的各种面部损伤和缺损的皮瓣修补缝合。 救回半截脸、补好半截唇成最火外科医生在外科领域,口腔颌面外科的功夫是全世界外科医生都公认的一个高地,而史文进在军内市内口腔颌面外科领域的名气则始于两个大新闻。

新闻事件一:养马人被马咬掉大半截唇2001年10月史文进刚刚担任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口腔科的副主任医师、副教授就收治了一个特殊的病人。

伤者是区县高山地区养马的农民,在一次常态的喂马的过程中,突遇马儿发狂!竟然一口咬掉了马主人的大半个下嘴唇!这个伤者最大的难点是送过来的时候已经超过了4小时,被咬下来的组织丢失了,而伤者口唇面颊部的缺损很大,出血很多,又是动物咬伤,整个下牙龈都暴露在外面。

史文进回忆说,伤者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门诊下班后,口腔颌面外科立即制定了急救方案,打破常规,连夜为伤者做了急诊清创术+即刻局部皮瓣移植术以及一系列的抗感染抗休克治疗。

这起案例的皮瓣移植是非常难的,常规救治方法是先清创,关闭创面,消炎抗感染;半年后二期再手术修补创面缺损。

因为我们要考虑的不仅仅是控制炎症,一次性解决伤情,还要考虑他后期能够正常使用咬合闭口等功能,第三层还要考虑整个面部的外形,要尽量的回复原状。

幸运的是史文进为该患者实施的紧急皮瓣移植手术成功了,半年后患者来复查,伤口长得非常好,再造嘴唇后已经能够正常的闭口咬合和表情,家人和患者都感激不尽。

新闻事件二:搅拌机打掉小老板大半截脸这个案例太惨了!我有时候都不愿意去回忆。 看过无数各种各样面部损伤的史文进在提到我市某区发生的这起事故时,依然觉得有点毛骨悚然。

据悉,那次受伤的当事人是一个小企业主,家里是做制品加工的,因此会用到搅拌机。

出事的当天,这个小老板发现搅拌机坏了,就自己钻进去修理,结果后面进车间的工人不知情,顺手就合上了电闸!我们医生什么没见过,但是这个伤员来的时候脸上层层包裹,当护士把纱布卷揭开的时候,整个脸就掉下来了,血液喷涌不止,现场不止一个人吓得尖叫!史文进回忆说,当时的情况就是,伤者鼻梁右眼眶以下的大半张脸就只剩一点点皮连着……放在别的医院,可能很多都会放弃救治,因为这个患者要保住命都已经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但是史文进来不及想,第一道医嘱就是输血!救人!前后输了有3000ML的血,基本是全身大部分的血换了一遍,同时第一时间做了紧急止血、抗休克治疗及血管吻合,大剂量的抗感染。

史文进回顾说在经历数小时的惊心动魄抢救后,伤者的命终于救回来了,这也是我们没有想到的结果。 但是后面还有很多难题,最难的就是如何补救脸上的那个大洞,被打掉的地方皮肤肌肉骨头都坏死了……救回这么严重的伤者无疑是外科领域的奇迹,然而史文进一直有点挂怀的是,这个伤者在后续两个多月康复治疗出院以后就没有音讯了。

史文进教授告诉我们,这两个案例只是恰好被媒体报道了,在西南医院史文进做了大量各种各样高难度的面部外伤(包括交通伤),口腔癌切除手术等,都是口腔颌面外科领域的难度高地。

这也是为什么全中国口腔颌面外科专业的医生加起来也只有1000人左右,因为难度太大,风险太高,培养周期长加上收入太低使得口腔颌面外科医生成了医生中的稀有品种。 兵团长大的学霸为学医弃了北大清华史文进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长大的孩子,父亲是兵团副连长,母亲是兵团学校的教师。

从小就是听着军号长大的,所以在考学的时候也是更倾向于填报部队学校。 史文进回顾求学从医的经历说的特别简要,作为建设兵团子弟校的学霸,尽管有上北大清华的把握,但最终在填报志愿的时候他还是选择了军队体系的第四军医大学。 果然成绩下来上了清华的线,但第一志愿是四医大所以只有去。 因为成绩优异,史文进一进四医大就被全国最热的口腔专业相中了,直接从军医系挑选到了口腔系。

毕业后因为各方面表现优秀,被分配到当时的第三军医大学附属西南医院口腔科工作,同时在第三军医大学做助教,师从李慧增教授。

2001年我35岁,就已经是副高职称,算是当时西南医院最年轻的副教授之一,但是我个人更喜欢做临床,后来也把大量精力花在了临床上。 史文进介绍说,加盟西南医院口腔科不久,领导就找他谈话,要他来做口腔科内的口腔颌面外科。 颌面外科更大的功夫就是在临床上,做各种手术,尤其是高难度的手术,比如游离皮瓣移植,当时作为口腔癌早期修复的主要终极手段,我们做的特别多。

据悉,口腔颌面部游离皮瓣移植手术在外科领域也是国际公认的顶级手术,当年全球的大样本最高成功率在96%左右,由西南医院李慧增教授所创造。

平均每例手术耗时10小时左右。

史文进也作为主要手术人员参与其中。

而在西南医院以后几年由史文进主刀的口腔颌面部游离皮瓣的手术几乎都成功了。 我是李慧增教授培养的,做的例数只有十几例,这点成绩应该归功于他,史文进谦虚的微笑着。

论颌面外科高手的养成:一年给十条狗做了游离皮瓣史文进有个怪癖,很多熟悉他的人几乎都知道,就是他特别反对养狗,并不是因为狗有攻击性或他怕狗,而是因为在做游离皮瓣等显微外科顶级手术的训练时,他主要的练习手段就是给实验动物狗做手术和给大老鼠缝合尾部血管。

研究生课题就是颌面部爆炸伤后早期游离皮瓣修复的可行性研究。

就单练习缝合,我们每天都在显微镜下面,给狗或大鼠缝血管,下了门诊病房就往学校跑,在实验室一泡就是三年,就为了攻克游离皮瓣的难题。

史文进苦笑着说,养狗太辛苦了。

给狗做游离皮瓣手术比给人做手术更难!当年曾连续给十条狗做了游离皮瓣手术。

所以后来看到狗就有些厌倦,这些动物也算是给人类的健康和医学研究做了很大贡献。 还是应该感谢他们。 2012年西南医院的一批医生开始自主择业,因为留念部队,已经在重庆定居的史文进依然选择留在西南医院从事临床工作,到2018年初,才跟着西南医院口腔科的原主任周继祥教授,一起来到重庆医药高等专科学校附属口腔医院任副院长兼口腔颌面外科主任,组建了口腔颌面外科。 口腔颌面外科是非常高端的外科专业,培养口腔颌面外科的人才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所以我也是看中了医高专有医教研平台的条件。

史文进告诉我们,从事颌面外科专业30年,他曾经带过的一些学生,现在有的当了颌面外科主任,有的成了整形医院的专家,甚至自己开起了整形医院,但他个人对现在这样既能给病人看病spanid="_goback"还能继续培养学生的生活非常知足。 (文/钟扬图/重庆医药高等专科附属口腔医院提供)spanid="_goback"。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 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 | 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 | 国家科学技术部 | 中国电信 | 中国移动 | 中国联通